来自 军事 2019-09-18 20:10 的文章

能打胜仗是军人“最美的样子”

    军人最美的样子,是训练场上挥汗如雨,勇扛红旗、誓争第一的豪气干云;是战场上敢打必胜,一往无前、所向披靡的冲锋陷阵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觉得我什么时候最美?就是我在坦克上,开得很快,风吹在我脸上,沙子打在我脸上,那个时候,我才最美。”前几天,中央电视台军事农业频道《军事报道》中播出的《女坦克手:硝烟风沙涂抹青春面庞》,引发网友纷纷点赞:这才是我们的“花木兰”。

    “巾帼争先,不畏艰难;铿锵铁甲,武装向前”“敢和自己较劲,敢和男兵叫板,敢上战场打仗”。从美丽到强悍,漫天的风沙、滚滚的硝烟见证着陆军首批10名99A女坦克手的深刻蜕变。经过塞外大漠两个多月的魔鬼训练,强烈的日晒让她们白皙的脸庞变得粗糙、黝黑,艰苦的训练让她们脆弱的内心变得更加坚强、勇敢。为庆祝训练结束后考核三发全中的战绩,姑娘们特意编写了一首歌:“一身戎装最美年华,齐耳短发不知疲乏,雨雪风沙落日晚霞,茫茫草原我要守护它……”苦练本领,制胜战场,这才是军人最美的样子。

    军人生来为战胜。战场打不赢,一切等于零。军人最美的样子,是训练场上挥汗如雨,勇扛红旗、誓争第一的豪气干云;是战场上敢打必胜,一往无前、所向披靡的冲锋陷阵。没有精致的外表,不善华美的言辞,甚至身上伤痕累累,但“航母战斗机英雄试飞员”戴明盟、“矢志打赢的模范飞行员”蒋佳冀、“献身使命的忠诚卫士”张楠、血性连长刘珪、扫雷英雄杜富国等一大批官兵,始终是我们心中的“最美军人”。他们的美就美在:为打赢而奋斗,因打赢而出彩。

    古希腊的柏拉图曾试图给“美”一个永恒的定义,他一次次对美的概念进行界定,反复推敲又一再推翻,最终只能无奈地概括为:美是难的。涵养军人之“美”更是不易,“不经一番寒彻骨,怎得梅花扑鼻香?”没有平时的流血流汗、掉皮掉肉,就没有战时的一招制敌、稳操胜券;没有演训场的千磨万击还坚劲,就没有战场上的置之死地而后生。正是一身泥一身汗,苦练杀敌本领,历经硝烟战火,一路披荆斩棘,我军官兵才赢得了“最可爱的人”的称号。当那一天真的来临,祖国和人民需要有人冲锋陷阵,如果军人怕苦畏难,冲不上去、拿不下来,谁还会觉得军人可爱?军人自己又有何脸面去谈“最美”?

    打赢本领是用汗水浇灌出来的,是靠训练磨砺出来的。在这个所谓“看脸”的时代,汗水才是军人最好的“洗面奶”,可以洗去稚嫩与胆怯,练就“决战决胜伏强魔”的制胜本领;可以冲掉骄娇二气,铸就“纵死终令汗竹香”的血性担当。某潜艇支队三级军士长郑同柱,登上央视《挑战不可能》舞台,同时观察9段视频、13500帧画面,目标人物仅出现0.04秒,从24个孩子中找出唯一目标……评委们都认为的“不可能”,却被他1次挑战成功。聚光灯下、掌声背后,是郑同柱数十年如一日铆在岗位上的苦练。

    “有一个道理不用讲,战士就该上战场。”军人之美,美在打赢,美在胜利,美在凯旋。这美那美,能打胜仗才是最美。那些视打仗为天职、视打赢为目标的官兵,永远会获得人们的赞誉。无论是驾机翱翔的天之骄子,还是劈波斩浪的海上勇士;无论是令敌胆寒的特战尖兵,还是扎根基层的普通一兵,只要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,思打仗之责、干打仗之事、强打仗之能,厉兵秣马、枕戈待旦,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,努力成为精武之星、打仗行家,都是“最美”的新时代革命军人,都会在强军兴军征途上留下精彩的足迹。(王君全 作者单位:山东省军区)